<rt id="s8ywq"></rt>
<center id="s8ywq"></center>
<optgroup id="s8ywq"></optgroup>
<center id="s8ywq"><div id="s8ywq"></div></center>
<optgroup id="s8ywq"><div id="s8ywq"></div></optgroup><center id="s8ywq"></center><optgroup id="s8ywq"><div id="s8ywq"></div></optgroup>
<optgroup id="s8ywq"><div id="s8ywq"></div></optgroup>
<optgroup id="s8ywq"></optgroup>
關于樂酒客加入我們 聯系我們:lookvin3|
小程序
微博
視頻號
新聞
  • 新聞
  • 展商酒款
  • 展商酒莊
  • 酒莊庫
  • 酒庫



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

5年漲幅超120%!勃艮第為什么會越來越貴?

2022-05-23 08:47:43    來源:抓取   作者:小羊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Liv-ex報告顯示,2021年,知名葡萄酒產區波爾多在二級市場上的貿易份額首次跌破40%。在過去的一年里,波爾多的liv-ex1000指數漲幅遠遠低于其他幾個產區,僅有11.5%。


另一邊,葡萄酒產區的另一位王者——勃艮第的漲幅則為43.8%。



自今年年初以來,勃艮第150指數的月度漲幅位居榜首。4月,其再次領漲大盤,上漲3.5%。波爾多Legends 40指數屈居第二,意大利100指數和世界其他地區60指數皆有略微下跌。全球產區5年以來均有大幅上漲,而勃艮第更是達到驚人的120.2%。


2021年,全球最貴TOP葡萄酒排行榜中,勃艮第毫無意外地占據大部分,高達80%。TOP50最貴中也有近40款來自這個產區,是公認的價格天花板產區。


在其他產區漲幅不溫不火、甚至下跌的情況下,勃艮第價格還能持續上漲的原因是什么?


“條條大路,終向勃艮第”,高品質下的稀缺性


根據2021勃艮第官方酒業協會的統計數據,勃艮第獨立酒莊數量3577個,還不到波爾多的一半。其中勃艮第年產量超過1萬瓶的酒莊僅有863個,平均每個酒莊葡萄園6.51公頃。


2021年勃艮第產區最新官方數據©BIVB


勃艮第葡萄酒產區面積并不大,其產量僅占世界葡萄酒產量的0.5%左右。但是,這個產區卻能生產出世界上醉負盛名的黑比諾和霞多麗。即使是葡萄酒小白,也能形成形象記憶:勃艮第=“高品質”+“昂貴”+“稀少”。


相比其他產區,勃艮第擁有著頗為紛繁復雜的葡萄園分級體系。最初,由于土壤極其多樣,在勃艮第葡萄園中產生了各種各樣的葡萄酒風格。后來,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勃艮第的葡萄園被逐行拍賣,導致許多莊園擁有多個所有者——這也進一步分割了該地區。


©vivino


半個多世紀后的1855年,勃艮第的分級系統正式建立起來。這四種分類至今仍在勃艮第葡萄酒的標簽上使用:特級園、一級園、村莊級和大區級。最高等級特級園僅占1%的產量。


勃艮第如今有84個法定產區AOC,相比之下波爾多65個;而勃艮第的風土地塊Climats細分則多達1247個,整個法國最小的AOC也在勃艮第,僅0.85公頃,風土種植地塊細分程度令人汗顏;因而許多葡萄酒的產量并不高,甚至只有幾千瓶、幾百瓶。


地塊細碎復雜,整體品質穩定高認可度,市場需求激增的背景下——無法擴張的法定葡萄園、酒莊平均小體量必然導致酒不夠賣,許多名莊早已實行配額銷售制——酒莊根據自己的規則將不同的酒款搭配打包賣給進口商&買家,不及時付款或者要求太麻煩甚至可能被踢出名單——排隊的人多得是。


2 021年勃艮第產區最新官 方數據 ©BIVB


盡管如此,勃艮第如今的地位就仍然如許多釀酒師喜歡說的那樣:“在這個行業,條條大路最終通向勃艮第”。


精品酒的優秀品質,獨一無二的風土特性,以及產量少無法擴張是關鍵因素。例如全球價格最貴的酒莊之一——羅曼尼康帝Romanée-Conti每年只生產500箱(6000瓶)左右,遇上年份不佳則更少;每瓶售價12000美元及以上。同時酒莊從不單賣,只限配額搭配其他酒款一起的套裝供應給長期合作的私人客戶與進口商。


連年極端天氣、葡萄病害,產量幾近腰斬


近幾年,勃艮第的價格居高不降,與之掛鉤的最直接原因還是極端天氣導致的連年減產。


據英國權威媒體Drinks Business最近報道,“去年霜凍損失了許多葡萄藤,再加上破壞性的夏季冰雹,對今年產量無疑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勃艮第葡萄酒委員會(BIVB)主席、約瑟夫杜魯安酒莊(Maison Joseph Drouhin)CEO弗雷德里克·杜魯安 (Frédéric Drouhin)表示。



而今年4月初的霜凍也非常嚴重,知名的葡萄園地塊蒼蠅園(Clos des Mouches)的產量減少了85%,而約瑟夫杜魯安酒莊附近的知名白葡萄酒產區莫爾索石頭園Meursault Les Perrières和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 Les Folatières的葡萄藤幾乎全部被毀。


勃艮第葡萄酒委員會(BIVB)主席表示,對于整個勃艮第來說,產量幾近腰斬——下降了50%,但對于伯恩丘Cote de Beaune的白葡萄酒來說,損失更為嚴重。


他也指出,勃艮第山坡上的大葡萄園比山谷中的葡萄園更容易受到去年霜凍的破壞,這類似于1994年春季霜凍,被其稱為“富人的霜凍”,因為最大的損失只發生在伯恩丘頂級和特級霞多麗葡萄園中。


酒莊購入了足夠多的“蠟燭”來為葡萄藤驅寒,以保護花蕾免受霜凍傷害。然而,勃艮第除了正面臨極端天氣的巨大挑戰,還得考慮解決方案的高成本。這些驅寒“蠟燭”價格昂貴,每公頃成本高達5000歐元——這還沒算上員工點“蠟燭”的人工費用。


在葡萄園人工點燃蠟燭抵抗霜凍災害


Frédéric表示,使霜凍破壞性加劇的原因是:勃艮第葡萄園的發芽期比上世紀80年代還早兩周,發生在3月初。這也意味著勃艮第金丘的葡萄園將會面臨三個月的霜凍風險——低溫天氣可能會持續到5月中旬。


另外,還有冰雹的威脅。相比上世紀,夏季冰雹在近些年更為普遍。過去十年中,約瑟夫杜魯安酒莊連續三個年份2012、2013與2014年都遭受了夏季冰雹的災害。


Frédéric提到,從長遠來看,葡萄藤的預期壽命較短也是導致勃艮第價格持續上漲的原因之一。據悉,由于感染上葡萄藤病害(如埃斯卡?。?,老葡萄園每年將損失10%的葡萄藤。


埃斯卡病©wikipedia


這也是約瑟夫杜魯安酒莊如今在重新種植時選擇批量的原因,Frédéric表示這是為了保護該地區的稀有老葡萄藤而做出的行動。據了解,約瑟夫杜魯安酒莊是保護勃艮第葡萄品種多樣性協會的創始成員。


除了上面所述,還有個易被忽略的嚴重問題:很少有酒農為此投保。這致使在收成不佳時,部分酒農只有通過出售以前年份的庫存才能稍稍彌補點損失。


連續多年遭遇極端天氣減產、疫情、生產成本上漲……這些問題正肉眼可見地推高本就昂貴的勃艮第的價格。酒農無酒可釀,市場供不應求,自然導致價格如同坐上火箭蹭蹭上漲。


相關閱讀:,傳統勃艮第酒商還有出路嗎?


中國:從“拉菲熱”到“康帝熱”


在國人心中,拉菲一直占據著相當重要的知名度分量。


穩定的產量、優秀的品質,對中國市場的高敏銳度……都曾讓拉菲在國內深入人心,尤其是周潤發在電影里說著“來一瓶82年的拉菲”那一幕,可謂是刻在了80、90后的DNA里。無論是想提升逼格還是真懂酒的人都要提一句,“拉菲,我只喝82年的?!?/strong>


©underthemoon.com.hk


然而,俗話說人怕出名豬怕壯,拉菲聲名在外也引來了許多不良商家的假冒。一時之間,假酒泛濫,拉菲的國內聲譽逐年下降。另外,自2011年后,拉菲相對于其他一級酒莊的溢價繼續縮小。到了2012年,許多國內買家對波爾多(拉菲)逐漸降低興趣,許多買家開始尋找其他“大牌”葡萄酒來彌補收藏空缺。在國際市場一直備受推崇的高端勃艮第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decanter.com


近幾年,勃艮第的身影也出現在國內不少影視作品中,取代拉菲“裝門面”。


《掃黑風暴》中的關鍵線索“大酒”來自羅曼尼康帝酒莊


勃艮第不僅在國產劇中接過了拉菲的角色,連帶著其小眾酒莊也一躍走到了國內酒圈的聚光燈下。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有被稱作“勒樺(Leroy)接班人”阿諾拉夏酒莊Arnoux-Lachaux。


現任莊主Charles Lachaux在接手酒莊前,其葡萄酒的風格是延續了幾百年的濃郁強壯。2012年,Charles正式上任后大膽改革,直接將風格轉為優雅細膩。在葡萄園管理上更是為每一棵葡萄藤、每一塊田量身定制管理方法,酒的品質更實現了質的飛躍。


莊主Charles Lachaux©inthevineyardwith.com


與此同時,Charles還受到了勒樺酒莊莊主Lalou Bize的賞識。在經過Lalou Bize幾番指點后,Arnoux-Lachaux的作品逐漸受到了諸多酒評家的關注和好評,尤其是從2017、2018年份開始身價暴漲。


Leroy莊主親自背書、“小鮮肉”酒莊莊主個人魅力勢不可擋的加持,令阿諾拉夏酒莊一時間成為了國內一酒難求的“網紅”酒莊。據悉,其2021年酒款價格平均漲幅35.35%,部分酒款甚至超100%,“一天一個價”。


同樣被稱作“下一個Leroy”的碧莎酒莊Domaine Jean Yves Bizot在近幾年也曾在酒圈被捧上神壇,是“默默釀酒驚艷所有人”的典型代表。


Bizot Echézeaux去年均價從$1464暴漲到$6161

©Wine-Searcher


位于勃艮第名村沃恩·羅曼尼Vosne-Romanée的碧莎酒莊,習慣通過控制產量來達到高品質。莊主Jean-Yves Bizot對葡萄田管理非常嚴格,其崇尚自然風格,走有機種植。


©oenopole.ca


一般其每公頃產量為2000L,比每公頃產量3500L的羅曼尼康帝更低。碧莎莊園年產量10000瓶左右,在全球市場發售,通常一經發售,便搶購一空。


而如今,這樣供不應求的酒莊正在勃艮第持續誕生;中國進口商也越來越關注其他小酒莊,據常駐勃艮第的中國出口代理商反饋,現在“來不及賣,大家都在搶貨”;并且有不少名莊甚至已經提前開始預售2022年份還剛剛在葡萄園里發芽的年份配額了?。‥ND)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drinksbusiness.com/2022/05/this-is-why-burgundy-is-going-to-get-even-pricier/

https://winelovermagazine.com/blog/why-is-burgundy-wine-so-good-and-so-expensive/

https://www.idealwine.info/why-are-burgundy-wines-so-expensive/

https://www.liv-ex.com/2022/05/burgundy-bordeaux-drive-broader-market-april/

http://www.the-buyer.net/insight/burgundy-wine-producers/

《Arnoux-Lachaux:到底是名副其實“小Leroy”?還是炒作蹭流量?》


贊(0) 踩(0) 瀏覽(711)  收藏
作者: 小羊  
本文標簽:   勃艮第

相關信息

用戶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還沒有帳號 現在注冊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rt id="s8ywq"></rt>
<center id="s8ywq"></center>
<optgroup id="s8ywq"></optgroup>
<center id="s8ywq"><div id="s8ywq"></div></center>
<optgroup id="s8ywq"><div id="s8ywq"></div></optgroup><center id="s8ywq"></center><optgroup id="s8ywq"><div id="s8ywq"></div></optgroup>
<optgroup id="s8ywq"><div id="s8ywq"></div></optgroup>
<optgroup id="s8ywq"></optgroup>